当前位置:首页 > 捷绮晴 > 正文

IPO前夕,实控人狂套现超1亿,贝迪新材毛利率持续下降

摘要: 来源: IPO日报 近期,南京贝迪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贝迪新材”)提交了招股说明书,拟创业板上市,公开发行不超...

  来源: IPO日报

  近期,南京贝迪新材料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贝迪新材”)提交了招股说明书,拟创业板上市,公开发行不超过25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

  IPO日报发现,虽然贝迪新材的业绩在持续上升,但却存在客户集中、毛利率持续下降的情况。

IPO前夕,实控人狂套现超1亿,贝迪新材毛利率持续下降

  实控人套现

  据了解,贝迪新材成立于2008年,由施水萍、顾学飞出资设立。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刘勇合计控制贝迪新材40.27%的股权,为其控股股东及实控人。

  需要指出的是,刘勇近年来进行了多次股权转让,可以说是“疯狂套现”。

  2018年1月,刘勇将其持有贝迪新材部分的股权,以58.44元/每出资额的价格转让给了蒋夕飞,以58.42元/每出资额的价格转让给了宋新波、六朝投资、中小企业基金,合计转让的价格为6330万元。同月,刘勇又将其持有贝迪新材1.33%的股权,以10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了宁浦膜材料,折合每出资额62.58元。

  也就是说,上述股权转让,刘勇合计套现7330万元。

  但令人感到疑惑的是,为何在同一个月,刘勇转让贝迪新材的每出资额的价格会存在不同?

  2019年12月,刘勇又以3786.97万元分别收购了宁浦膜材料、天汇复隆持有贝迪新材1.18%、2.21%的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刘勇的套现之路还未结束。

  2020年1月,刘勇将其持有贝迪新材3.26%的股权以平价的价格转让给了南平宁翀,转让价为44.19万元;2020年5月,刘勇将其持有贝迪新材10.65%的股权以平价的价格转让给了南平宁翀,转让价为144.36万元。

  那么,2018年1月,贝迪新材的每出资额的价格已经达到了50多元至60多元,为何两年后刘勇却以1元/每出资额的价格转让给了南平宁翀?

  IPO日报注意到,截至2021年12月末,刘勇持有南京宁翀(南平宁翀后更名为南京宁翀)99.9%的股权。

  2020年5月,南平宁翀将其持有贝迪新材10.4%的股权分别转让给了蓝图天兴、田荣金、金浦智造、袁红如、疌泉投资、周明华、贝迪创投,合计转让价为9562.21万元。

  也就是说,刘勇又通过南平宁翀套现了9000多万元,加上直接套现的金额已经超过了1亿元。

  客户集中、毛利率下降

  据了解,贝迪新材是一家以电子光学、材料学、机械学等学科为基础,从事新型显示、 5G 通信领域功能高分子膜材料研发、生产、精加工和销售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

  2019年-2021年(下称“报告期”),贝迪新材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6391.69万元、59856.78万元、84202.87万元,净利润分别为2522.88万元、3379.89万元、4648.12万元,

  可以看出,在上述时间段内,贝迪新材的业绩呈现持续上升的趋势。

  而贝迪新材能实现上述的业绩,主要是依赖公司的前五大客户。

  招股说明书显示,报告期内,贝迪新材向前五大客户产生的销售收入分别为28907.77万元、43498.87万元、57801.68万元,分别占当期营业收入的62.31%、71%、68.65%,贝迪新材每年至少有6成的收入是来自前五大客户。

  对此,贝迪新材表示,如果未来主要客户的生产经营、合作关系发生重大不利变化,或其减少对公司的采购订单,或公司未能持续开发新的客户,则将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虽然贝迪新材的业绩在持续上升,但其毛利率却在持续下降。

  招股说明书显示,报告期内,贝迪新材的毛利率分别为20.56%、18.28%、15.64%,呈现持续下降的趋势,特别是2021年贝迪新材的毛利率较2019年已下降了5个百分点。

  对此,贝迪新材表示,如果未来公司面临市场竞争加剧、主要产品销售价格 下降、原材料价格上升、用工成本上升等不利因素,则综合毛利率将可能大幅下降,对公司盈利能力产生不利影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