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司空曼岚 > 正文

市值大幅缩水:选择回港上市的满帮还将面临哪些挑战?

摘要: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原标题:市值大幅缩水,选择回港上市的满帮还将面...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原标题:市值大幅缩水,选择回港上市的满帮还将面临哪些挑战?

市值大幅缩水:选择回港上市的满帮还将面临哪些挑战?

  文|第七笔画

  货运行业迎来上市潮。

  《博望财经》的老粉应该知道,前不久,我们对零担物流企业上海淮链即将赴美上市,以及快狗打车通过港交所聆听的消息进行了跟踪报道,最近,又有一家中国干线运力基础设施和大动脉平台将要付港上市。

  今年2月路透社旗下媒体IFR称,满帮集团正筹划二次在港上市,最快2月底前提交上市申请,预计集资约10亿美元。4月29日,又消息称,满帮集团已搁置香港二次上市计划。很快,传言被知情人士否认,目前满帮正在评估二次赴港IPO的可行性,也一直积极的和相关部门沟通。传言再次佐证满帮计划登陆港交所的事实。

  在中国互联网发展历程中,满帮属于较为典型的一批创业公司。

  他们不像曾经红极一时的瑞幸咖啡、完美日记、元气森林等主要靠资本和营销种草迅速崛起的创业项目,满帮和美团一样,是在极其激烈的商业竞争中野蛮成长起来的企业,9年时间,他干掉了两百余家竞争对手,每一次战斗都赢的并不容易。满帮的成功靠的不仅仅是资本的支持、创始人们的远见,还有众多“兄弟们”的汗水、泪水和一腔热血。

  团队所有人的努力换来一个结果——满帮成为全球范围内最大的数字货运平台。

  然而,这家一步一个脚印成长起来的企业,如今也遇到了问题。

  美东时间2021年6月22日 ,满帮集团在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上市首日收涨超13%,市值为233亿美元。满帮成为中国第四家市值超过千亿人民币的物流企业。可是,还不到一年的时间,满帮市值大幅缩水,5月7日收盘,满帮市值只有65.62亿美元。

  满帮市值膝盖斩与中概股大跌潮有关,也与更加激烈的竞争环境有关,除了壹米滴答、商桥物流、安能物流、百世快运外,满帮还要迎接京东、圆通、韵达、申通所带来的挑战。满帮如今所面临的竞争对手,已经不是草莽时代、光着脚的创业公司们,而是有资金、有技术,还有野心的老大哥。

  港交所二次上市,是满帮摆脱困局的重要一步。

  野蛮发育

  满帮集团是由运满满和货车帮合并而来。

  2011年,已经在阿里巴巴B2B事业群工作了7年的张晖,选择离开阿里,自主创业。一年之后,阿里又有一位年轻人辞职创业,他们一个人一头扎进货运物流领域,创办运满满,一个人冲进大出行领域,创办滴滴出行。

  张晖之所以选择在货运物流领域创业始于一个偶然。一次去成都物流基地,张晖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惊,震惊来自于两点,一是被来自五湖四海整齐停放的上万辆卡车带来了冲击,二是这上万辆卡车配货靠的竟然是一块块小黑板,小黑板上用粉笔写着各种各样的配货信息,司机们就靠着上面的极易被篡改的信息接活。

  这次经历让张晖意识到,干线物流存在着信息不对称、空驶率高、运力利用率低、信用机制有待完善、行业缺乏服务标准等诸多痛点。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杀进货运物流领域进行破局呢?张晖的想法得到了阿里老领导王刚的认可,顺利获得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

  2013年,张晖正式创立运满满,主要提供货运信息发布服务。

市值大幅缩水:选择回港上市的满帮还将面临哪些挑战?

  货运物流领域的痛点不只被张晖一个人看到,在货运物流领域创业所能创造的经济价值,也不只张晖一个人知道。时间滑到2015年,运满满已经有200多个竞争对手,其中,就有比运满满更早成立的货车帮。

  为了战胜竞争对手,运满满可以说是铆足了劲儿,据一位投资人介绍,运满满的软件被封杀过,车辆和物料被毁坏过,地推人员甚至受伤进了医院,但第二天早上,那位员工又重返了现场。

  如此彪悍的团队战斗力打动了投资机构。

  2015年12月,红杉向运满满发出TS (7500万美金投后估值,占20%)。随后,又有十余家机构找到运满满,最后,张晖选择了红杉,投资按照17%占比成交。

  到了2017年,运满满已经顺利干掉了大部分竞争对手,开始直面货车帮的竞争。彼时,运满满和货车帮为了干掉对手,成为行业老大,已经开始到了恶性竞争的地步。

  用货车帮创始人戴文建的话说,“那时的普遍心理是觉得把对手打趴下比做成事更重要。”

  据媒体报道,先是货车帮向贵阳公安局报警,称运满满员工用“呼死你”软件骚扰自身用户;之后,运满满向南京警方举报货车帮非法入侵其公司系统,盗取三分之二的公司信息。双方均被公安机关立案,后一案涉及货车帮高管19人。

市值大幅缩水:选择回港上市的满帮还将面临哪些挑战?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作为当时最大的两家干线货运物流平台,继续恶性竞争下去的结果,就是给其他人可乘之机。这时,两家投资人开始寻求合并的机会。

  2017年8月,运满满的天使轮投资人王刚, 货车帮的投资人彭志坚牵线,把运满满和货车帮的管理拉到了谈判桌上,三个月后,也是就2017年11月27日,运满满与货车帮宣布战略按照货车帮6、运满满4的比例合并为满帮。合并后,由投资人王刚出任董事长兼CEO,保全双方管理层。不过很快,王刚便退居幕后,由张晖接手满帮。

  对于合并,张晖有过迟疑,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如果我不接受这个方案,双方合不成,错过时间窗口怎么办?以后还会面临这个问题。而我退半步,就为行业、为所有人赢得更大的空间。”

  强强联合的满帮深得资本认可,转年便获得19亿美元E轮融资,该轮融资由由国新基金和软银愿景基金联合领投,包括谷歌资本(CapitalG)、Farallon Capital、Baillie Gifford、Ward Ferry、阳光保险融汇资本、金沙江创投、新世界K11投资、农银国际在内的多家境内外投资机构跟投。此外,红杉资本、腾讯、光速中国、全明星基金、钟鼎创投、高瓴资本、元生资本、襄禾资本、纪源资本等现有投资人也参与本轮融资。

市值大幅缩水:选择回港上市的满帮还将面临哪些挑战?

  与此同时,满帮也给资本交出了满意的成绩单。截至2020年12月,满帮平台的全年交易总额达到1738亿元,占据中国数字货运平台市场64%份额,订单量达7170万单,共计280万卡车司机在平台上完成货运订单,约占中国中重型卡车司机的20%。

  满帮成为名副其实的全球范围内最大的数字货运平台。

  缩水的市值

  2021年6月是满帮的高光时刻,登陆纽交所,市值破两百亿美金。只是好景不长,满帮现在的市值只要高点的四分之一。

  满帮股价大跌是因为业绩不进入人意吗?

  显然不是。

  2021年,满帮总净营收为46.570亿元(约合7.308亿美元),与2020年的25.808亿元相比增长了足足80.4%。不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调整后的净利润为4.505亿元(约合7070万美元),而2020年同期调整后的净利润为2.811亿元。这还是在研发费用增加了3亿多的情况下。 

  前几天,满帮集团公布了2022年第一季度平台履约订单和成交GTV数据,其中,履约订单达2520万单,同比增长13.6%,成交GTV 53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4.2%。

  这样的业绩不至于让公司股价大跌。

  满帮市值缩水与中美关系紧张,美国针对中概股,中概股迎来下跌潮有关,也与越来越多的快递公司,开始布局干线物流领域有关。举个简单的例子,2022年3月11日,德邦发布公告称,京东物流将收购德邦物流66.49%的股份,交易完成后,董事长兼总经理崔维星将不再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目前来看,京东物流收购德邦不会对满帮造成直接影响,但京东收购德邦是不是反映出京东物流的野心并不只是成为一家快递公司,未来是不是也有可能做满帮的事情,实现全面布局?

  此时的满帮正在想办法摆脱困局,一是回港上市,减少中美关系对企业的影响,也能融到更多资金,用于建立壁垒;二是完善服务。

  比如,最近满帮推出了首套货主信用等级体系,旨在引导平台用户形成良好的交易习惯,鼓励货主规范诚信经营,为司机接单提供更多参考,更好保障司机权益,让平台生态更健康。

  考虑到油价接连上涨,给货车司机带来的经营压力。满帮在第一时间就油价的上涨在货主和司机双端APP,推出“提高运价提醒”以及“一键沟通”功能,提醒双端用户考虑油价上涨因素,从而保证运单的有效匹配。满帮官方提供的数据显示,该功能上线以来,货主发货时主动为司机加价累计超过20万次。

  于企业而言,困局意味着危机、思变,但站在用户的角度,多方竞争意味着将会使用到更好的产品和服务。

  竞争永无止境,优化永无止境。

发表评论